86-0592-5169838

股權轉讓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到底應如何界定和判斷?
欄目:熱點聚焦 發布時間:2019-12-05
第三人除支付股權轉讓款外給公司的借款相當對公司的一種投資方式,可視為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

第三人除支付股權轉讓款外給公司的借款相當對公司的一種投資方式,可視為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


閱讀提示:股東優先購買權行使的前提是“同等條件”,但是何為“同等條件”公司法并沒有明確列舉,《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列舉了數量、價格、支付方式、期限四個核心要素后,還列舉了一個“等”因素,而這個“等”因素到底包含那些因素?筆者將通過幾則法院的真實判例,來揭示“等”因素的真面目。


裁判要旨


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是指出讓股東與股東以外的第三人之間合同確定的主要轉讓條件,如出讓股東與受讓人約定的投資、業務合作、債務承擔等條件,也應認定為主要條件。第三人除股權轉讓款之外的借款相當于對公司的一種投資方式,是股權轉讓的條件之一,可視為是一種“同等條件”。


案情簡介


一、1989年11月4日,氣門廠成立,此后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為梁A、徐A、郝A,持股比例分別約為30.51%、43.54%、25.95%。


二、2011年4月8日,楊A與梁A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梁A將氣門廠0.1%的股權以1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楊A,3日內付清,且楊A在完成轉讓后10日內完成以下兩項附加條件中的一項:1、楊A借款300萬元給氣門廠,年息6%,期限為1年;2、若氣門廠未能同意向楊A借款的決定,則楊A提供給梁A150萬的無息借款。


三、同日,梁A向徐A及郝A寄送了召集股東會通知及《股權轉讓協議》復印件,告知兩人可在同等條件下行使優先購買權。


四、2011年5月3日,徐A回復稱:對梁A出讓0.1%股權的價格及履行方式均表示同意,但對所附條件不認可,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


五、2011年5月9日,氣門廠召開股東會,三名老股東同意向楊A借款300萬元,但對于0.1%的股權轉讓,徐A表示行使優先購買權,但不同意借款300萬元給公司。最終股東會結論為:無股東以借款300萬元給公司和支付1萬元的同等條件行使優先權購買本次轉讓的股權。


六、2011年5月10日,楊A性梁A支付了1萬元股權轉讓款。此后,楊A向氣門廠的三位股東及負責人寄送了要求辦理股權轉讓工商備案登記的通知,要求辦理股權變更登記,但至今未果。


七、楊A遂向法院起訴,要求判令氣門廠到工商局辦理過戶登記,其他股東予以協助。許A則以“對公司借款不屬于同等條件”侵害其優先購買權為由進行抗辯。本案經上海虹口法院一審、上海二中院二審,最終認定,股權轉讓款+向公司借款屬于同等條件。


裁判要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股權轉讓中的楊A向氣門廠借款300萬元是否構成優先購買權中的“同等條件”。


上海虹口法院認為,在股權轉讓款外加向公司借款不屬于同等條件。因為,股權轉讓基于支付相應對價而取得相應股權,故優先購買權中的“同等條件”不適宜超出股權轉讓主體、客體及內容以外做擴大解釋。楊A向氣門廠提供300萬元借款用于歸還高息借款屬于公司經營范疇,系與氣門廠之間的借貸法律關系,不應視為股權轉讓主體間的“同等條件”。涉案《股權轉讓協議》載明了股權轉讓的數量、價格和履行方式,應當作為其他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但借款300萬元的“附加條件”作為“同等條件”缺乏法律依據,損害了有利害關系的其他當事人利益,不應支持。


上海二中院認為,股東外第三人在支付股權轉讓款外附加向公司借款屬于同等條件,但是附加向轉讓股東個人借款不屬于同等條件。因為,所謂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是指出讓股東與股東以外的第三人之間合同確定的主要轉讓條件,如出讓股東與受讓人約定的投資、業務合作、債務承擔等條件,也應認定為主要條件。梁A在向楊A轉讓股份的同時,楊A承諾向氣門廠借款300萬元,相當于是楊A對氣門廠的一種投資方式,是股權轉讓的條件之一,可視為是一種“同等條件”。徐A等氣門廠股東應按此條件行使優先購買權。但是,梁A和楊A約定,若氣門廠不同意借款,則楊A承諾借款給梁A150萬元,該借貸是梁A與楊A之間的借貸關系,并牽涉到對個人信用的評價,且與氣門廠無關,不應視為股權轉讓的“同等條件”。


本文作者也同意上海二中院的觀點,將對公司的借款視為老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條件,而將對轉讓股東的個人借款不視為同等條件。因為,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四》第18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在判斷是否符合公司法第71條規定的“同等條件”時,應當考慮轉讓股權的數量、價格、支付方式及期限等因素。本條雖然明確將股權轉讓的數量、價格、支付方式和期限作為主要的衡量因素,但同時以“等”字為其他因素的綜合適用留足了空間。該處的其他因素,我們認為出前述關鍵因素外,向公司增資擴股、提供無息或低息貸款促進經營、提供公司經營發展所必須的技術秘密、銷售渠道等有助于維護公司和其他全體股東整體利益的因素,也可以作為同等條件予以考慮,其他股東在不能夠提供同等條件時,應當不允許其行使優先購買權。


需要提醒的是,同等條件雖然是一個廣義的概念,但是出讓股東和第三人還是需要保持必要的克制和理性,不能夠濫用同等條件,故意增加不公平、不合理的條件,專用于“嚇”跑老股東。比如,該案中“股權轉讓款+對股東個人借款”的條件,明顯侵害了老股東的合法權益,因而不能被法院認可。


實務經驗總結


股東優先購買權制度是維持轉讓股東自由轉讓股權的財產利益和其他股東人合性的利益平衡的司法制度。同等條件的設置,平衡了轉讓股東、老股東、第三人三方的利益,即保護了公司的人合性也保障了股權的正常流通。因此,準確的識別“同等條件”的內涵和外延就成為重中之重?!豆痉ㄋ痉ń忉屗摹返?8條明確列舉了認定股權轉讓“同等條件”的轉讓股權的數量、價格、支付方式以及期限等因素。對于上述要素的界定,我們認為應當注意以下幾點:


1、股權轉讓數量同等,也就意味著排除了老股東部分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可能,因為轉讓股東整體轉讓股權的價值可能遠高于部分轉讓股權的價值,很有可能股權數量不同,包含了不同的控制權溢價;


2、價格等同意味者老股東應當以等于或高于第三人價格的條件行使優先購買權,同等對于其他能夠通過金錢進行衡量的因素,一并加到價格因素中進行考慮;


3、支付方式等同,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轉讓股東能夠及時、足額的獲得股權轉讓價金的權利,因此原則上應當肯定老股東有權按照轉讓股東和第三人的支付方式行使優先購買權;


4、支付期限等同,目的在于老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時的支付期限應當不晚于第三人的支付期限;但是,如果轉讓股東和第三人約定明顯不合理的較短期限,人民法院也應當根據股權轉讓款的金額大小,其他股東支付能力的強弱來綜合判斷支付期限。


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

第七十一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間可以相互轉讓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權。

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股東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不同意轉讓的,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不購買的,視為同意轉讓。

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兩個以上股東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協商確定各自的購買比例;協商不成的,按照轉讓時各自的出資比例行使優先購買權。

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公司法司法解釋四》

第十八條 人民法院在判斷是否符合公司法第七十一條第三款及本規定所稱的“同等條件”時,應當考慮轉讓股權的數量、價格、支付方式及期限等因素。


以下為該案在法庭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本院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仍在于股權轉讓協議中約定的梁A向楊A轉讓氣門廠股份后,楊A承諾借款給氣門廠300萬元及如氣門廠不同意該借款,楊A承諾借款給梁A150萬元的條款是否構成優先購買權中的“同等條件”,氣門廠其他股東是否應按該“同等條件”行使優先購買權。所謂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是指出讓股東與股東以外的第三人之間合同確定的主要轉讓條件,如出讓股東與受讓人約定的投資、業務合作、債務承擔等條件,也應認定為主要條件。梁A在向楊A轉讓股份的同時,楊A承諾向氣門廠借款300萬元,相當于是楊A對氣門廠的一種投資方式,是股權轉讓的條件之一,可視為是一種“同等條件”。徐A等氣門廠股東應按此條件行使優先購買權。原審法院認為該借款屬另一法律關系,不應視為股權轉讓主體間的“同等條件”的認定不當,本院予以糾正。楊A與梁A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還約定,若氣門廠不同意借款,則楊A承諾借款給梁A150萬元,該借貸是梁A與楊A之間的借貸關系,并牽涉到對個人信用的評價,且與氣門廠無關,不應視為股權轉讓的“同等條件”。


案件來源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楊A與上海氣門廠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2012)滬二中民四(商)終字第16號]


延伸閱讀


裁判規則一:股權轉讓款之外另行向公司借款可作為同等條件內容


案例一:陽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覃喜華、陽春市永基電站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2017)粵17民終703號】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七十一條第三款的規定,股東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購買權。本案中,黃維炯等11名股東轉讓股權的條件是受讓人借款1000000元給陽春永基電站償還銀行借款、每股轉讓價格為260000元。受讓人范紹坤、江振娟已實際提供了借款1000000元給陽春永基電站,并按每股260000元的價格支付轉讓款給黃維炯等11名股東。雖然本案現有證據未反映黃維炯等11名股東就股權轉讓事項以書面方式通知覃喜華并征求覃喜華的同意,但在本案一、二審庭審中征詢覃喜華是否同意按上述同等條件購買本案股權時,覃喜華均表示僅同意以每股260000元的價款受讓黃維炯等11名自然人股東轉讓的股權,而不同意提供借款1000000元給陽春永基電站。因此,在覃喜華不同意提供借款1000000元給陽春永基電站的情況下,覃喜華對黃維炯等11名自然人股東轉讓的股權不享有優先購買權。覃喜華主張對黃維炯等11名股東轉讓的股權享有優先購買權,理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span>


裁判規則二:股權整體受讓可作為“同等條件”內容


案例二: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甕安世強公司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案民事裁定書【(2013)黔高民申字第540號】認為,“對外出讓股權的條件應由出讓股權的股東確定,出讓股權的股東認為股權整體出讓能實現利益最大化,那么股權整體受讓也是同等條件之一,蔡天山要求就某個股東的股權單獨行使優先購買權不符合同等條件的要求,依法應視其放棄行使優先購買權。本院認為,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的股權應以出讓人確定的同等條件受讓股權,如有異議則應視為放棄行使優先購買權?!?/span>


裁判規則三:對外股權轉讓“同等條件”的一般內容


案例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江蘇新元國際咨詢有限責任公司與江蘇遠東國際評估咨詢有限公司、江蘇省金融學會等股權轉讓糾紛再審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5)蘇審三商申字第00398號】認為,“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核心是在‘同等條件’下優先取得轉讓的股權?!葪l件’應當綜合股權的轉讓價格、價款履行方式及期限等因素確定?!?/span>


案例四:鶴壁市山城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河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與鶴壁同力發電有限責任公司、中國石化集團中原石油勘探局、第三人徐州蘇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一案【(2011)山民初字第1838號】認為,“根據被告中原石油勘探局與第三人蘇北資產簽訂的《產權交易合同》的約定,被告中原石油勘探局轉讓股權的條件主要有:1、產權轉讓的標的為中原石油勘探局持有的同力公司40%的股權;2、產權轉讓的價格為20001元;3、產權轉讓的價款在合同簽署后5個工作日內一次性付清;4、標的產權的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在合同生效后60日內完成,中原石油勘探局給予必要的協助。上述約定是本院確定同等條件的依據?!?/span>

作者:唐青林 李舒  張德榮

目前赚钱的网游 11选5云南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一 重庆股票配资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怎么买股票 时时彩软件吧后二 手机打字赚钱免费 福建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