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592-5169838

最高法院:“名為買賣,實為擔?!焙贤男Я??
欄目:熱點聚焦 發布時間:2020-04-13
讓與擔保系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為擔保債務的履行,將擔保標的物轉移給擔保權人,于債務不履行時,擔保權人可就擔保標的物受償的一種非典型擔保。

讓與擔保系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為擔保債務的履行,將擔保標的物轉移給擔保權人,于債務不履行時,擔保權人可就擔保標的物受償的一種非典型擔保。依設立擔保的法律行為與物權變動行為相區分原則,就擔保合同的效力而言,在讓與擔保合同本身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情形下,合同有效;就轉移擔保物所有權的物權行為而言,債權人與債務人雙方因缺乏移轉所有權的合意,債權人不享有擔保物的所有權。因此,債權人有權依照有效的擔保合同請求債務人在約定的擔保物上為自己設立擔保物權,若擔保物已變更登記至債權人名下,債務人到期沒有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將擔保物拍賣、變賣、折價優先受償所得價款。

 

裁判要旨

 

債務人與債權人訂立合同,約定由債務人將其特定財產形式上轉移至債權人名下,作為債務人履行債務之擔保,債務清償后,債權人將該特定財產之所有權返還給債務人,債務人到期沒有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對特定財產進行拍賣、變賣、折價以償還債權的,應當認定合同有效。

 

案情簡介

 

一、2013年3月28日,新地公司與曾福元簽訂《借款協議》約定:曾福元于2013年3月28日借給新地公司400萬元,借期一年,月利率3%,按季付息,本金到期一次付清;若新地公司不能按期歸還借款,以新地公司未售樓房作為抵押。當日,曾福元分兩次轉賬共計400萬元至新地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向魯的賬戶,新地公司向曾福元出具一張400萬元的收款收據,并加蓋了新地公司財務專用章。

 

二、2014年1月25日,新國公司與曾福元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約定:曾福元購買新國公司開發的公園1號地下室0008幢101號房,建筑面積10128.79平方米,用途為車位,總價為1200萬元。

 

三、2014年1月27日,新國公司與曾福元簽訂《借款協議》約定:曾福元向新國公司借款300萬元,為期半年,月利率4%,按季付息,本金到期付清,以新國公司開發的公園1號車位120個作為抵押。當日,曾福元向新國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向魯的賬戶轉賬200萬元,新國公司向曾福元出具一張300萬元的收據,并加蓋新國公司財務專用章。同日,雙方到婁底市城鎮房屋產權產籍管理處辦理了預購商品房預告登記。

 

四、一審庭審過程中,雙方當事人均認可簽訂案涉《商品房買賣合同》實質是以案涉車位作為民間借貸合同中債權的擔保。但新國公司認為僅是對本案2014年1月27日的《借款協議》所涉債權擔保,曾福元則認為是對2013年3月28日和2014年1月27日的兩份《借款協議》所涉債權擔保。


五、2017年8月22日,一審法院作出(2017)湘13破9-20號民事裁定,受理債權人曾盾、謝初艷、王躍峰、王志品、梁紅彬、陽逢春、姚小勇、彭怡謀、袁樂清對新地公司、新國公司等12家企業的破產重整申請。2017年11月27日,曾福元委托其妻子唐美鳳就本案兩份《借款協議》的本金及利息債權進行了破產債權申報。2018年5月7日,曾福元撤回前述破產債權申報。

 

六、新國公司系新地公司的關聯公司,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周向魯。2018年5月9日,婁底市公安局婁星分局以新地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偵查。

 

七、新國公司將曾福元訴至法院,請求確認新國公司與曾福元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以及判令曾福元至房屋產權登記部門辦理上述《商品房買賣合同》項下所涉房屋的《預購商品房預告登記》注銷手續。

 

八、本案經婁底市中院一審、湖南省高院二審,最高院再審最終判定,新國公司與曾福元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作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擔保,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有效,新國公司應當依據承諾,以案涉車位為限,承擔擔保責任。

 

裁判要點

 

一、虛假的意思表示無效,隱藏的意思表示根據有關法律規定認定其效力。曾福元與新國公司之間并無商品房買賣合意,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系通過由新國公司將案涉車位辦理預告登記至曾福元名下作為新國公司履行債務的擔保,當且僅當新國公司不履行到期債務時,曾福元有權就案涉車位處置后所得價款受償。對此,雙方當事人明知且均不持異議。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六條關于“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以虛假的意思表示隱藏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處理?!钡囊幎?,曾福元與新國公司之間關于商品房買賣的意思表示并非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屬于虛假的意思表示,對雙方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是,曾福元與新國公司雙方之間隱藏的、以形式上轉讓所有權的方式設定擔保的意思表示并不當然無效,應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認定其效力。

 

二、通過形式上轉讓所有權的方式作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擔保,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承認其效力。債務人與債權人訂立合同,約定由債務人將其特定財產形式上轉移至債權人名下,作為債務人履行債務之擔保,債務清償后,債權人將該特定財產之所有權返還給債務人,債務人到期沒有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對特定財產進行拍賣、變賣、折價以償還債權的,應當認定合同有效。本案中,曾福元與新國公司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的方式為雙方之間的借貸法律關系設立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相關法律規定

 

民法總則

第一百四十六條 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以虛假的意思表示隱藏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處理。

 

《合同法》

第五十二條 【合同無效的法定情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 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 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 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 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 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金融審判工作的若干意見》

第3條 依法認定新類型擔保的法律效力,擴寬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擔保方式。除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合同無效情形外,應當依法認定新類型擔保合同有效;符合物權法有關擔保物權規定的,還應當依法認定其物權效力,以增強中小微企業融資能力,有效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法院判決

 

以下為法院在判決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本院再審認為,根據曾福元的再審請求以及新國公司的答辯意見,本案爭議焦點為:曾福元與新國公司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的方式為借貸法律關系設立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問題。

本院認為,根據本案已查明事實以及當事人的起訴請求及陳述,案涉《商品房買賣合同》簽訂的背景及真實目的,系曾福元與新國公司之間存在借貸合同法律關系,為擔保新國公司債務的履行,由新國公司以其開發建造的車位通過辦理預購商品房預告登記手續由曾福元作為登記權利人的形式進行擔保。曾福元與新國公司之間并無商品房買賣合意,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系通過由新國公司將案涉車位辦理預告登記至曾福元名下作為新國公司履行債務的擔保,當且僅當新國公司不履行到期債務時,曾福元有權就案涉車位處置后所得價款受償。對此,雙方當事人明知且均不持異議。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六條關于“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以虛假的意思表示隱藏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處理?!钡囊幎?,曾福元與新國公司之間關于商品房買賣的意思表示并非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屬于虛假的意思表示,對雙方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是,曾福元與新國公司雙方之間隱藏的、以形式上轉讓所有權的方式設定擔保的意思表示并不當然無效,應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認定其效力。

本院認為,債務人與債權人訂立合同,約定由債務人將其特定財產形式上轉移至債權人名下,作為債務人履行債務之擔保,債務清償后,債權人將該特定財產之所有權返還給債務人,債務人到期沒有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對特定財產進行拍賣、變賣、折價以償還債權的,應當認定合同有效。本案中,曾福元與新國公司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的方式為雙方之間的借貸法律關系設立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案件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曾福元、湖南新國置業發展有限公司合同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2019)最高法民再304號]


目前赚钱的网游